当前位置: > 行业资讯 >

行业资讯

庄和闲怎样出最好赢_品质保证

发布时间:2019-08-31 文章来源:传媒内参—广电头条综合
“最忙的时候,一天要跑五六个工地。”夏日的阳光将张睿的皮肤晒得黝黑,对他来说,晒伤脱皮是家常便饭——作为四川邛崃市冉义镇的乡村规划师,他不仅要经常在现场抱着设计图纸和施工方一一核对,还得和水务、电力等单位反复比对规划建设的实际效果。

乡村发展需要因地制宜,制定科学合理的规划。2010年,乡村规划师这个新兴职业在四川省应运而生。8年来,全省近七成市州已建立乡村规划师制度,仅成都就已招聘近300名乡村规划师,使乡村建设有了明确规划,确保农村人居环境的科学打造。

规划缺位,乡村急需专业人才

驱车行驶在成都近郊,道路两旁的景观由农田变为连绵不断的低矮房屋时,便来到了乡镇的中心地带。“在乡镇街道两旁修建房舍,是村民长期以来的习惯。”成都蒲江县甘溪镇的乡村规划师邓小玲表示,村民的这一修建习惯和规划理论是相悖的:乡镇街道周围有建筑红线要求,建筑物和道路或耕地之间都应该保留一定的距离。“一是为形态上的美观,二是考虑到村民生活的安全,三是要有一定的预留,为将来道路拓宽留下空间。”邓小玲说。

乡村规划缺失,是当前乡镇建设中存在的共性问题。“一些乡镇建设的方案没有考虑到村民需要大面积空地晾晒粮食、需要大储物间存放农用工具的特殊需求;居住地的平面规划也没有考虑到耕作半径,造成村民无法照看自家的田地。”崇州市白头镇乡村规划师宋永星告诉记者,曾经的乡村规划大多是借鉴城市规划的理念,在实施中出现了不少问题,“即使把城市最高质量标准的房子建给村民住,他们也会不适应。”宋永星表示,将城市规划理念生硬地移植到乡村,就会遭遇“水土不服”。

曾就职于一家建筑设计院的邓元林,就为设计院完成过一批乡村规划设计。“在设计院做乡村规划,更多的时候是在办公室画图。”邓元林告诉记者,设计院的规划师往往一个人会同时跟进3到4个乡镇的规划,很少有时间去实地考察,对乡镇的发展现状、未来发展方向等并没有深刻理解,因此做出来的图纸往往和现实脱节。

“乡村规划师是个全新职业,伴随着城镇化的提速而诞生。”四川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在城乡一体化建设中,大规模修建的项目由市县“渗透”至乡镇,而为了防止乡镇无序建设,需要专业人士予以监管。考虑到地方政府以及规划建设部门在人员配置上捉襟见肘,专属于乡镇的规划师制度势在必行。

下沉基层,普及科学建设理念

“乡村规划,事无巨细,琐碎繁杂。”采访中,来自四川简阳市的乡村规划师文晓枫表示,自己经常在乡镇与规划局之间、村民与村干部之间、规划编制单位与项目实施单位之间做着沟通协调,而这些看似琐碎的事就是自己工作的主要内容。

〖 浏览次数:
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