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行业资讯 >

行业资讯

缅甸佤邦司令_品质保证

发布时间:2019-08-31 文章来源:传媒内参—广电头条综合
广西陆川县横山乡乡长黄有雄表示,低保政策执行起来最大的困难是对困难群众“界定难”,低保审核缺乏硬性标准,如国务院要求由乡镇负责审核村民低保资格,但执行起来尚无具体核定办法。

基层工作人员反映,目前低保发放主要依据是家庭收入,然而,核实家庭收入在农村要比城市复杂得多,农民收入日趋多元化,尤其是对“人户分离”家庭的收入、财产状况调查困难。村民的年收入也大多不真实。

陆川县民政局长宁浩说,银行、工商、税务等多部门信息难以共享,无法确定农村居民真实财产状况,一些村民在村里房屋破旧,但在县城有房产甚至商铺,如何评价“富”或“穷”成为一道难题。

记者在多地采访了解到,由于较难判断“”,一些地方按人口比例将低保名额分配至各个村,这也为“人情低保”留下了空间。

按照国务院,县级民政部门是低保审批的责任主体,审批前对低保申请家庭入户抽查比例不少于30%;乡镇人民是审核的责任主体,应对低保申请家庭逐一入户调查。但由于人手紧张等原因,这一在很多地方难以实施。

不少基层干部群众认为,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在惠民生、解民忧等方面作用显著,有效保障了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,但若不根据基层实际,采取切实可行的办法,整治一些地方“人情低保”等乱象,好政策反倒会引出矛盾纠纷不断的坏结果。(记者孟华张周来)

随着各城市地价不断飙升,对地方债务风险的猜测和解读也越来越多。如“江苏数个地级市负债超100%”,“昆明负债率超122%”,“广州地方债逼近上限”,“鄂尔多斯举债压顶”等消息不断加深人们对于地方债问题的担忧。

国家审计署今年8月初了新一轮全国范围内的城市地方债审计摸底。而上一次摸底审计的结果显示,截至2010年底,地方欠债10.7万亿元人民币。本次审计由上一次的“审计”(即省级、市级、县级地方),延伸到“五级审计”(即中央、省级、市级、县级、乡级五级)。

虽然学者们普遍认为中国地方债问题完全在控制中,但对部分城市的债务问题也表达了担忧。究竟中国地方债风险有多大?如何看待并防范地方债的爆发?人民财经专访国民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、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高国力、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研究员刘立峰,详解中国地方债。

:中国地方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未知。2010年审计署的调查是10.7万亿人民币,但乡镇一级并未纳入审计,当务之急是把家底调查清楚。财政部实际上有一套地方债系统,应该对地方债务的情况有足够的掌控。但是财政部要更主动地公布相关信息,要更透明。

〖 浏览次数:
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