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行业资讯 >

行业资讯

缅甸果敢老街开发区_品质保证

发布时间:2019-08-31 文章来源:传媒内参—广电头条综合
“文艺实在是太过于奢侈了,我们远离了豆瓣,只因为我们无可救药地老了。

”奇爱博士在微信文章里写道。

微信公众号做起来后,木卫二明显地感觉到豆瓣的影响力受到影响, 2015 年的暑期档,他和往常一样在豆瓣上写了影评,但文章的传播度已大不如前。

2016 年,他也开了自己的公众号。

水湄物语感受到豆瓣的式微则是在知乎兴起的时候, 15 年起,她发现豆瓣的友邻开始越来越多地把知乎的链接贴到豆瓣。

2016 年,为了推广自己的公司,水湄物语也开了微信公众号。

“我们都觉得多元化的世界是一个很好的世界,但是生活在这个世界里面的人可能会更加希望能够一呼百应。

”洪强宁说。

几年前,豆瓣整体的用户访问量增长平缓,洪强宁觉得这使得他的技术挑战没有那么大了,他离开了工作 8 年的豆瓣,和豆瓣的首席科学家一起,开始了自己的创业。

2017 年 7 月,微博CEO王高飞转发的一条“豆瓣用户毫无价值”的微博,引起了豆瓣用户的强烈讨论,很多逢改版必骂豆瓣的死忠豆瓣用户本着“只能我们骂阿北,别人都不能骂阿北”的心态反驳王高飞,有人搬出豆瓣用户曾经揭发恋童癖,挺李银河,证明豆瓣用户的社会价值,有人则认为价值不能用钱衡量,实际上豆瓣用户也没有想通过豆瓣获得什么价值。

还有用户直接做出了自黑标语,“豆瓣,汇聚一亿无价值用户的丧气”,“来豆瓣,发现毫无价值的你”。

〖 浏览次数:
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